辦公室清潔,大樓清潔,清潔公司

掛高樓洗牆 機器人來代勞

首頁 |最新消息

 

十多年前開設一家清潔公司,承接得多家大型酒樓清潔工作,在經營有道下,曾賺大錢,更豪氣一連購買大角嘴港灣豪庭兩個逾三百萬元單位。 惟因生意應酬,陪同老闆往澳門賭博而染上賭癮,最後要將兩個單位變賣輸掉,只能購回所住的舊樓單位,而清潔公司被逼轉手;在大受打擊下患上精神病,每天須服藥治療,更因欠債而告破產,故單位只可居住不能出售,否則便要還債,現靠綜援金過活。

他承認新辦公大樓仍需執漏,例如需找清潔公司洗刷玻璃窗,以及未來一兩天可能要清理大量紙箱等,但相信只是過渡性問題,同事須諒解並慢慢適應。

和空屋同一層樓的住戶表示,在上星期曾連續3、4天晚上看見一名年約20歲的男子坐在空屋門口喝啤酒。公寓居民日前曾向管理單位投訴大樓發出臭味,但當時大樓清潔人員進入廁所查看時,以為死者斷掉的左腿是假的,馬桶內的腐爛物則是死貓屍體。